近日,UBS瑞银举办第二十二届瑞银大中华研讨会,其中瑞银投资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学家、亚洲经济研究主管汪涛博士对2022年中国宏观经济进行了分析与展望。

以下是瑞银的简要观点,供读者学习参考。

2022年中国宏观经济展望

增长展望

瑞银预计2022年中国有望实现5.4%的GDP增长,其中,消费增长可能达5.7%;投资增长约为4.4%,相对偏弱;出口仍有望实现10%的增长,相比2021年接近30%的出口增长,2022年出口明显减速,但是净出口对GDP的增长贡献仍然维持正面。

同时,瑞银认为CPI消费物价指数将从2021年平均增速1%增加到2022年约2.4%;同时PPI生产物价指数将从2021年平均8%增速下降至2022年3%-4%。

在人民币汇率方面,相对于美元,瑞银认为今年人民币存在小幅贬值2%可能性,年底将到达6.5的水平。

图表:UBS瑞银亚洲经济研究,经UBS瑞银授权公开

动能转换

在出口方面,瑞银预期出口增速10%,比市场普遍预期要更高。尽管在中国出口高基数、全球复苏放缓、各国贸易竞争加剧等各种因素作用下,出口增速放缓,但是整体而言出口增速将仍然高于过往几年的平均水平。这主要由于全球经济的复苏仍在持续,且中国出口供应链在疫情冲击下表现出韧性及较高的完整性。

在消费方面,二季度有望反弹。2021年受到疫情管控、消费者信心低迷、劳动就业没有完整恢复等多项因素影响,消费复苏迟缓。由于新冠疫情的持续、冬奥会及春节等造成人群聚集的事件,瑞银预计2022年一季度疫情管控将不会放松,并造成一季度消费的进一步疲软。但二季度开始,预计各地疫情管控将会稍微放松,释放部分消费潜力,消费有望反弹。

在能源方面,2022年能源短缺情况将比去年有很大的改善、不会对今年的经济增长形成较大的桎梏。去年由于钢铁、水泥、化工等能源密集型行业有大幅增长,加之出口增长快速,因此能源需求旺盛。煤炭紧张的局面,造成了去年三季度起、各地频繁限电拉闸的情形,对工业生产造成了相当负面的影响。2022年一季度煤炭供给有明显增加,且由于出口减速及房地产下行等因素,预计全年能源需求将有所下降,整体改善能源短缺的情形。

在基础建设投资方面,去年受到财政政策过紧、发债较慢、财政支出与基建项目审批不及时等因素影响,基础设施投资从去年二季度开始下降约6%左右。

但从政治局会议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来看,“稳增长”成为国家非常重要的目标。在稳增长的政策前提之下,预计一季度开始基础设施的投资会出现反弹,二季度将更为明显。今年基建投资有望达到4%左右的增长,并对冲房地产投资下降带来的负面影响。

在房地产方面,2022年一季度房地产的销售和新开工仍然持续大幅下降,预计在二季度将企稳,下半年有望回升。瑞银预计全年的房地产销售和新开工可能会下降约10%—12%、房地产投资下降约5%。

房地产的下行压力主要受到三个因素驱动。第一,限购、限售、限价政策,以及对按揭、开发商等等方面信贷的收紧。第二,恒大债务暴雷之后的负面溢出效应。第三,结构性因素,基于人口结构变化的影响、购房主力人口数目在近年持续下降;货币化棚改也提前透支了一些长期的购房需求。

宏观政策展望

在房地产政策方面,由于现阶段房地产仍然在中国经济中扮演着重要角色,因此政府仍然会稳定房地产的发展,其中政治局会议和经济工作会议也囊括了“稳定房地产健康稳定发展”的相关内容。

房地产政策的相关调整,包括放松按揭贷款的限制、银行支持房地产开发商合理的贷款需求。后续,地方政府将继续出台土地政策调整,并加大保障性住房的建设。

在财政政策方面,瑞银认为今年仍然有降准的空间,预计将出现在3-4月,同时也会配合其他流动性工具的使用。但是瑞银预计今年不会降低政策利率,主要由于通过PPI、CPI加权平均计算出来的实际利率比较低,央行货币政策的框架不太支持现阶段降低政策利率。

主要风险

新冠政策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。如果各地都采取上海等高线城市的精准抗疫方式,消费潜力将被部分释放。但是由于奥密克戎现在又开始全球蔓延,风险比较大。如果防疫政策持续严控,对消费、增长将产生下行的压力。

房地产政策放松的不确定性。如果政府放松政策力度不足够;或者政策放松以后,市场信心、居民信心仍然低迷,将对房地产反弹、为经济提供动能造成负面影响。

推荐内容